<menuitem id="x78ns"></menuitem>
  1. <progress id="x78ns"><bdo id="x78ns"></bdo></progress>

        1. <tbody id="x78ns"><bdo id="x78ns"><dfn id="x78ns"></dfn></bdo></tbody>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x78ns"><ins id="x78ns"></ins></menuitem>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x78ns"></progress><progress id="x78ns"><bdo id="x78ns"></bdo></progress>

          我與鹽城農產品的故事 | “食味”鹽場 拾憶鄉情

          2022-05-11 10:05 來源:鹽城新聞網 我要評論0 字號:
          【導讀】

          1991年,我出生在一個喚作“縣辦鹽場”的地方。30來年過去了,“縣辦鹽場”的相關資料已經不好查找,當年相片也所剩無幾,然而回不去的故鄉卻成為我抹不去的記憶。

          “縣辦鹽場”已更名為射陽縣向陽農牧漁業有限公司

          在射陽海堤上行駛到洋河線交叉口,再往前520米左右,你會邂逅一條黃泥小路,一座座煙囪突起的平房,一片蒹葭蒼蒼、水天相接的風光。極目遠望,好像天空之下擺放了一望無際的水晶棋盤,方形的“水晶格子”在陽光下閃閃發光。依稀有三三兩兩的身影分散在不同的格子里,像是散落在棋盤的棋子。這就是記憶中的“縣辦鹽場”。

          最美“母親河”

          離鄉十二年后再次回到這里,只有串聯每家每戶的這條無名河流依然流淌。晴空朗日,輕風拂面,風里依然帶著海水的味道,被海風吹皺的水面在陽光下閃耀著粼粼波光,像極了一張張老者的臉,每一條波紋都在訴說著被時光遺忘的故事。這是一條曾經養育了兩岸鹽場人的“母親河”,她不僅是鹽灘的取水地,還是運鹽船行駛的重要水上之路,更是豐富魚類、蟹類、蝦類資源的生產地。在這條河的兩岸,我見過鄉親們晨曦微露中推著獨輪車扒鹽的場景、狂風暴雨中拉塑苫的場景、烈日炎炎下撈鹽的場景,也見過頭頂星空下網捕魚的場景。

          鹽場河道

          白天制鹽,晚上下網,凌晨收網,這已成為勤勞的鹽場人不變的生活法則。我的父親就是眾多鹽場人中的一位。為趕上凌晨五點魚販的收購,他必須早早起來將前一天晚上放下的漁網收起。滿網的魚蝦蟹讓他高興地炫耀起來:今天的螃蟹應該能賣個好價錢。于是用手一只只的掂量著,幾只“少胳膊少腿”的留下來給我和母親加餐,剩下的賣給魚販,能賣上一百多塊的好價錢。收來的錢存放在一個破舊的鋁制飯盒里,用來給我交學費。等一切都安排妥當了,父親才開始扛上自己的鐵鏟,一路哼歌,走進鹽灘,在屬于自己的棋盤里勞作。

          我的父親會在每天一頁頁撕著日歷的同時計算著漲潮的好時機,趕在漲潮前將漁網放到河里,等退潮收網就是一個大豐收。有時候魚蝦多到吃不完,父親會將它們曬成魚干、蝦干。先大火焯一遍水,再撈出放在太陽底下晾曬、風干。曬上幾天后,這些魚干、蝦干就成了我嘎嘣脆的小零食,想起那些年我偷吃的小魚干,滿咸香,甚是滿足。當然這些魚干、蝦干也可以用來燒湯、油炸、爆炒,不同烹飪方法不同味道,都很美味。

          萬物皆可醉

          醉蝦、醉蟹、醉泥螺,這“三醉”是我家必備的菜肴。經過鹽浸、淋洗、瀝水、腌制等步驟,裝進瓶子里泡鹵上數十日,再打開時酒香四溢,配上蒜瓣、醬油、白糖、生椒、姜絲等調成的醬汁,吃進嘴里脆、嫩、鮮、香。我不喝酒,但從小卻喜好這酒醉之肴。

          說到醉蟹,鹽場人喜歡用小蟹而非螃蟹作原料,小蟹又名蟛蜞,是一種生活在潮上帶的蟹類。夏天河水退潮,露出淤泥河岸的時候,我喜歡在岸上捉小蟹。父親告訴我,拔一根蘆葦葉子,伸進洞里,運氣好的話能釣上一只小蟹。雖然我至今都不知道這是什么原理也從沒釣上來過,但童年的我依然玩得不亦樂乎。

          泥螺,單殼,如蟬翼薄透的白殼,伸出殼外的是烏青的尖舌頭,象牙白的腹部似鞋底一樣扁平。母親曾經對我說過:不想學習就和我去撿泥螺。然而她卻不知她所以為的懲罰卻是讓我覺得快樂的事。漫無邊際的黑泥潭,隨處可見玉米籽般的泥螺,大若蠶豆瓣,小若葵花籽。我就帶著賺錢的樂趣裝作辛苦地勞動著。

          醉泥螺難的在于培養吃泥螺的人。我結婚喜宴上,來自長沙的閨蜜出于好奇,夾上一個就送進嘴里,連殼一嚼,嘴里瞬間爆炸一顆生化炸彈。我開始給她上起了課,先用舌頭和牙齒往前捻,蛻出泥螺舌頭里的沙包,然后吸出泥螺的舌頭真身,用牙齒切掉后部的腸胃,然后吐殼。捻、蛻、吸、切、吐一氣呵成。她艱難的完成一系列動作后終于吃到了美味,品嘗到了醉泥螺的獨特之處。

          過年開口糕

          阜寧大糕,又名玉帶糕,入口香甜,一片片吃就像翻閱一本好書,細細品味,能覽其中韻味。記憶中,父親和母親過年前都會騎著二八杠自行車去趕集,采購年貨,而必不可少的就是阜寧大糕。

          當外面煙花爆竹聲入耳時,我已經進入夢鄉,而守歲的父親會拆開買來的大糕,在母親和我的床頭放上幾片。等我從夢中醒來,進入新的一年時,母親就會迅速地往我嘴里塞上一片大糕,囑咐我:這是“開口糕”,吃完說話代表你今年節節高升。當時的我雖然沒有母親對新年的那般虔誠,心里卻有的是敬重和歡喜。

          我曾經住過的地方

          棉花地情緣

          小時候不愛學習,母親不在家總會偷偷看電視,等到母親回來摸一摸電視的溫度,氣得直跳腳。而最多的“體罰”就是去棉花地里摘棉花,自此我和棉花也結下了很深的梁子。

          每次進棉花地之前,母親都會和我約法三章:摘一斤棉花一塊錢,你能摘多少,下星期的零花錢就是多少。而我每次都不會為金錢低頭,因為我知道即使摘不了多少母親依然會給足零花錢。我腰間捆著蛇皮口袋,剛開始還摘得起勁,等母親松懈下來,就開始吃起棉花桃來。沒錯,你沒聽錯,就是棉花桃,你或許不知道那些還未開口的嫩棉花也是一道美味,剝開外層的殼,將里面還未成型的棉花含進嘴里,嚼起來甜甜的。后來,母親再也不讓我去棉花地里摘棉花,她怕我把她的棉花桃吃了,影響棉花收成。

          棉花收回來后,母親將它們倒在一張蘆席上,暴曬幾日,等到“咬花子”能聽到清脆的聲音時,棉花即可售賣了。當時的我并不知道棉花販就是通過這一聲清脆來判斷棉花是否曬干,只是覺得這聲音聽起來甚是有趣,于是我開始一個個咬起來,直到被母親發現,痛打了一頓,我和棉花的孽緣才逐漸被斷開。

          隨著鹽業體制的改革,我的家鄉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,鹽場已不再產鹽,但父輩鹽場人的艱辛勞作、屬于我和鹽場的美好故事一直在那兒,猶如繁星閃耀。

          作者: 張賽男
          編輯:洪云柳
          評論一下
          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      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        最熱評論
          最新評論
          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          版權聲明:凡本網注明來源為“鹽城新聞網”或“鹽阜大眾報”“鹽城晚報”“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”各類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,均為鹽阜大 眾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。

          關注我們

          • 微信

          • 客戶端

          推薦文章

          欧洲成品大片,国产成人AV无码精品,国色天香电影在线观看免费
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x78ns"></menuitem>
  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x78ns"><bdo id="x78ns"></bdo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x78ns"><bdo id="x78ns"><dfn id="x78ns"></dfn></bdo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x78ns"><ins id="x78ns"></ins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x78ns"></progress><progress id="x78ns"><bdo id="x78ns"></bdo></progress>